“在跳蚤市场遇见莫兰迪—顾世勇个展”中的两

时间: 2019-11-01

  原标题:“在跳蚤市场遇见莫兰迪—顾世勇个展”中的两组作品配置及其作用 艺术汇 展评

  顾世勇在其个展现场提出了两组引导观者进行对照,迫使目光不断游移、往返于其间的作品配置。第一组位在展场一角,五只瓶罐被摆置在一张低矮的四脚圆木桌上。第二组位在展场入口处,三百四十七只大小不一的瓶罐,密集地从十几张桌几、方箱表面,满溢到地面上。这两组作品配置究竟起著什么样的作用?

  第一组作品配置,无论是瓶罐的造形、数量,或是其聚合、掩映,皆使熟悉莫兰迪的观者得以辨识出其特征。然而这五只被如此摆置的瓶罐,却非来自莫兰迪的任一画作。

  因为顾世勇的意图既非再现亦非还原,故有必要使其作品配置脱离特定实存的画作,从而指向飘荡在瓶罐上空的幽灵,藉此指出莫兰迪画作的观看机制及其作用:分门别类,以便隔绝、限定;淨空背景,以便孤立、拷问。在知觉方面使目光得以凝聚,直至穿透表象;在心理方面使意识得以专注,以便追求深度。

  第二组作品配置,则很容易因其压倒性的数量与密度,带给观者一股异样的感觉,即发现自己忽然从观看者的主体位置,滑移到被观看的客体位置:或许从来就不是我们在看著这些瓶罐,而是这三百四十七只瓶罐——这三百四十七道目光——正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我们。

  第二组作品配置揭示了“瓶罐的目光”的观看机制及其作用:取消分类,融入背景。在知觉方面使目光不断涣散,直至无法聚焦;在心理方面使意识不断分心,以便—如本雅明在《作为生产者的作者》中所言,“在失去‘深度’的同时赢得了‘广度’”。

  这种被某物以彷如他人的目光般观看的经验,或许会让人联想到布朗肖《黑暗托马》中待在房间看书的托马在阅读时“察觉出那种被一个字有如被一个活人般观察著”的感受。

  托马察觉到的,是一种在话语和书写的意义整体中涌现的目光。但是顾世勇透过三百四十七只瓶罐投向我们的,却是一种空洞的目光——它如饥似渴地索求意义,却不断将其吞入深渊,只回报以一种骚动的沉默。

  乔治·迪迪—于贝尔曼在《看见与被看》中提到过这种目光:“与我们有关的东西似乎总在某处凝视著我们”。七仙女心水论坛找小说主角重生带系统投资淘宝。它是乔伊斯《尤利西斯》中斯蒂芬.代达勒所见到的亲生母亲临死前的眼睛——更正确地说是他替母亲合上双眼后才真正开始看著他的眼睛;是美杜莎的目光;是淌血的伤口(无论是斯蒂芬.代达勒心上的伤口,还是美杜莎断颈的伤口);是坟墓裡遗体衰瘪后留下的空穴。瓶罐,在第二组配置的作用下,突然不再作为(海德格尔的“器具”意义上的)容器出现,而是作为“空穴”在场。“有用性”塌陷为空洞的目光,“可靠性”在陌生中无助地粉碎。

  瓶罐就是这样一种来自空穴的目光,或说从空穴中产生的目光。它是陌生的他人合上双眼后才真正开始看著我们的眼睛(所有跳蚤市场中的古物,都是陌生他人的遗物,他们通过这些遗物与痕迹凝视著我们);是美杜莎的目光(让我们如石化般惊愕于其缺乏内容却又令人颠倒的神秘力量);是淌血的伤口(各种满布于古物表面的痕迹,使意义如鲜血般汩汩流淌而出,使记忆的碎片如痂般结晶化,使观者的影子迭加其上,一如疤痕覆盖伤痕);是如坟墓般的空穴(骨灰罐,遗体最后容身之处)。

  然而,这种从空穴中产生的目光,在第一组作品配置中是被闭锁的——即便那五只瓶罐的瓶口一直是敞开的。因为,当观者被不断引导从表面进行深掘时,瓶口就在这种观看方式中自行堵塞(注意,并非“填满”)了。反之,在第二组作品配置中,这种被形上学闭锁的目光,被伦理地敞开了。当然,潘朵拉的故事告诉我们,这种敞开并不是没有代价的。

  “瓶口”如潘朵拉欲壑难填的胃口,既贪婪无度地向观者索求意义,精准出码表。又消解其所吞没的一切;且如潘朵拉开启的瓮口,逼使我们正视现实中的丑恶与衰朽。而瓮中所仅存的希望——即将一切价值寄托于未来——不正是当代吗?

  就此而言,顾世勇的个展“在跳蚤市场遇见莫兰迪”,1熔断器、刀开关、热继电器、接触自动或许可以说是一部关于当代艺术的寓言,或是一部关于艺术的当代寓言。至于艺术的未来,或许正应从无条件地承担起这种从空穴中产生的目光开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白小姐中特网| 本港台直播报码室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六合图库| www.0124.CC| www.535777.com| 香港马会资料三肖中特| 82799a.com| 2018香港马会资料大全| 香港跑狗图993994| www.855866.com| 香港赛马会一肖中特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