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成“外卖小哥”来自城市号召制度关爱

时间: 2019-01-25

只管景象异样酷寒,但“外卖小哥”依然穿梭在大巷小巷,冒着严寒为别人送去热乎乎的饭菜。他们是怎么一群人?收入情况如何?蜂鸟配送近日发布的《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》显示,“外卖小哥”成百万小镇青年破足大城市的“第一份工”。77%的外卖骑手来自乡村,全职骑手收入普遍超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平均工资水平,“跑单王”骑手甚至月入3万元。(1月3日《工人日报》)

“外卖小哥”均匀工资水平高,“跑单王”甚至月入3万元,这好像表明,“外卖小哥”将成为一种高薪酬职业。切实不然。“外卖小哥”就像镶嵌在巨大网络饮食链条上的螺丝,日复一日地取餐、送餐;诚然他们工作在城市,但近八成来自农村,无奈在城市安家破业,流失率始终居高不下。此前有调研报告显示,“外卖小哥”是离任率较高的岗位,平均自动离职率在30%以上。劳动强度大、工资待遇低、无社会保障等,是主要诱因之一。而加盟模式下,一些简单粗暴的处罚,更加剧了基层“外卖小哥”的流失率。特别是,外卖平台聘任“外卖小哥”,大都不是正式员工,属于灵活就业人员,既然是灵活就业人员,就能够随时走人。

每逢春节等传统节日期间,为了吸引和留住“外卖小哥”,一些外卖平台频频给他们加薪,这种物资剌激方法,兴许在短期内可能奏效。然而,一旦有的“外卖小哥”羽翼丰满了,就会去追寻更大的发展空间。事实上,员工的职业忠诚度,仅与企业的发明力、凝聚力、向心力等有关,并与企业重视跟关心员工的程度成正比。比较之下,采取蓬松型治理方式的外卖行业,偏偏缺少这些“因素”。

有业内人士吐露,100多万外卖从业职员中,有90%的人不劳动合同、五险一金,从而导致“外卖小哥”频繁跳槽,主动离职率偏高,并呈“短工化”趋势。特殊是,外卖员“短工化”,折射出了他们的多重诉求,如情感归属、社会认同、权力保障等等;至于薪酬低、无社保等问题,只是引发“外卖小哥”消散率高的导火索罢了。可见,“外卖小哥”散失率高,仍然是有关局部及必须面对、亟需解决的事实问题。

可见,八成“外卖小哥”来自城市,号召制度关爱。事实上,不是给“外卖小哥”加薪,就能解决所有问题。在加薪的同时,外卖平台还是要致力于改良管理跟服务方式,营造更加人道化的企业文化。首先,应改革用工轨制,建立一支专业、固定的“外卖小哥”队伍,提高工资、福利待遇,落实社会保障制度,改进他们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,用人性化管理吸引人、留住人。特别是,“外卖小哥”既是企业的劳动者,也是企业的主人;既有参加劳动、为企业发现财产的义务,也有获取劳动报酬、享受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权利。这就恳求外卖行业,最大限度地尊重“外卖小哥”的基本权利,事事处处充满爱。